| | | | | | | |
 
  促销信息
  验配师介绍
  产品服务
  留言中心
  活动集锦
  联系我们

戴眼镜的,不被叫做视力残疾;凭什么戴助听器就要被称作听力残疾

2016-6-2
 

本文摘自台湾国立成功大学医学院吴俊良医师写在他个人网页的一段话。也许,他作为医生,经历了太多“无奈”,才会发出这样的呐喊

 

台湾卫生署的『身心障碍鉴定表』中,其中听觉机能障碍类别项目规定:优耳平均听阈在55至69分贝者为轻度残障,70至89分贝者为中度残障,90分贝以上者为重度残障。符合残障标准者得在选配助听器时获得台湾政府部分经费补助,这是政府为了落实照顾残障人士所订定的法规。但我们却发现有些听损者是以残障鉴定的标准来判定他们是否需要配带助听器。

 

在我们的社会中,确实不少人会将戴上助听器与“残障”画上等号,他们认为就是在听损到了残障的程度才需配戴上助听器,对助听器有着异样的眼光,其实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误解。

 

事实上,听力损失无需达到55分贝(大约在30至40分贝左右)时便已开始影响到日常的沟通了。对助听器有需求的正确观念应该是:只要有听力损失会影响到日常生活中语言沟通,或是任何听的质量时,便应当考虑使用助听器。

 

就好比视力有问题一样,当一个人的视力不能达到日常生活所要求时,便要寻求视力的辅助,比如配戴眼镜。我本人的近视只有150度,但由于我必须要有1.0以上的视力以应付日常工作所需,所以眼镜变成为我不可缺少的视力辅助器材。或许另一个人有300度的近视,但他可能只需0.1的视力便足以应付日常所需,那么他可能完全不需要眼镜。

 

我们看待助听器也应像看待眼镜一样,我想大概不会有人说因为我戴了一副眼镜而认为我是一个视力残障者吧!相同的,我们更应该扫除一个人配戴助听器就认定他是一个听力残障者的观念。


以一位医师的角度看成人是否需配戴助听器,可以从两方面切入:

 

一、听力上的因素:

纯音听力检查及语言听力检查是提供这方面资料最重要的来源。

 

纯音听力检查可以提供听力损失的类型(感音神经性、传导性或混合性)、严重程度(轻度、中度、重度、极重度)、听力图的型态(平坦型、陡降型或上升型等)。对于协助判断助听器的需求性,应该选择那一种助听器及如何调试助听器,都是非常重要的。

 

语言听力检查可提供语音接收阈值(SRT;specch reccption threshold),即一个人能够听到语音时的最小音量,以及不舒适的语音响度(UCL;uncomfortable loudness level),若是将以上两者相减,则可得到一个人的语言接收的动态范围(dynamic range;以分贝为单位)。这个动态范围对于助听器使用效果的好坏有很大的决定性。

 

多数成人听损者是属于感音性,其病变在于内耳耳蜗,它会有复响(recruitment)现象,使得SRT上升及UCL下降,进而使动态范围变窄。助听器的输出范围便是要能落在动态范围内,所以动态范围愈窄,助听器也就愈难表现。通常一个人的耳朵的最舒适音量应该会在动态范围的中点左右。

 

此外,语言听力检查还可提供词语辨识能力的好坏,辨识能力愈好代表着借由助听器干预后愈能听得懂语言的内容,如果辨识力不到75%时意味着即使助听器有足够的增益值,它的效果也会打折扣。

 

二、动机上的因素:

一个人是否觉得其听力变差已造成一种障碍(handicap)和其配戴助听器的动机有密切的关系。

 

假设其听损已冲击到他与别人的沟通及生活质量时,自然会促使想选配的动机。像我就曾有一个案例,那人只有单侧中度听障,但由于他的工作必须经常开会,患侧边的人与他说话讨论时会有一些困扰,为了工作上的需要,于是他有很强的意愿想要配戴一个助听器来帮助他。

 

相反地,我也曾遇到过两侧中重度听障的个案,由于他年事已高且每日的作息型态只是三餐温饱,几乎没有社交活动,也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因此他不会觉得听障对于其生活造成困扰,自然就不会有意愿去配戴助听器。

 

此外,对助听器的印象也会影响选配的动机,有许多人对助听器一直存着负面的印象。之前遇到过也是两侧50分贝左右的中度听障成人,他在镇农会上班,每天必须和许多人做面对面沟通,很明显助听器将会对他的工作有很大的助益,但是他却认为戴上助听器会被认为是残障者而拒绝使用。



根据临床研究显示:具有强烈动机的助听器使用者,能够借由助听器的增益而获得较多的助益。

 

此外,也可以让听损者通过自我评估量表(self-report procedure)的评量来辅助判断助听器的需求程度。这是一种问卷式的评量,以各种不同的日常生活可能出现的情境,让受试者回答听力损失所造成的影响(Hearing Handicap Inventory)。

 

至于评估婴幼儿是否需配戴助听器的情况则与成人有所不同。对于小龄儿童而言,我们不需考量动机因素,而是从他们的语言习得过程上及教育上的观点切入。

 

只要其听力损失会造成语言学习上有困难,并进而影响日后的成长教育甚至是人格发展与社会互动时,这些孩子就务必使用助听器并给予特殊的语言训练。

 

以纯音听力检查而言,(我个人建议)只要中度听障以上(即听损大于40分贝以上),都是需要助听器的。甚至有业内人士建议连轻度听障(即听损在25至40分贝之间)的孩子都可能需要助听器,原因是他们认为这样的听力损失已经会影响到语言的学习了。

 

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千千万万的儿童家长、成人、老人,也不仅仅是为了推动听力医疗行业的进步,更重要的,是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努力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打印版

版权所有:北京音之魂医疗器械经营部
中心地址:北京市西直门外大街金泰鑫侨大厦5层1508室(德宝饭店正门北50米)
电话:010-66186571 、66518122